珍珠蚌

Archive for 九月, 2010

月光茶

Sencha Moonlight,真是一款神祕的好茶。嚐起來就像把撒了滿地的月光撿起來裝進杯子喝的感覺…

廣告

橡皮擦

手握著橡皮擦,想要把紙面擦乾淨。卻沒想到越擦越髒。越擦越髒,到後來,連橡皮擦連我的手,都擦髒了。

過去像紙面,橡皮擦是現實,手是心。要活得快樂,就不能把這三個湊在一起。

想回到過去,用手心握著現實的橡皮擦,把過去的紙面,都擦擦乾淨。


時間

時間不是變出來的,是捉襟見肘找湊出來的。


最遙遠的距離

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,不是生與死,也不是什麼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之類的狗屁。對我來說,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,就是明明我就很想念臺灣,但我卻沒有錢即刻可以買機票飛回去。


極限

一個人所付出的越是到了極限,他的反抗也會趨近於極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