珍珠蚌

雜念。

願你快樂

我寧願就這樣遠遠地,看著你被大家圍繞,受群眾膜拜。我寧願就這樣靜靜地,祝福你,願你快樂。

心裡是很在意你的,但是知道有這麼多人陪伴著你,也許你並不孤單。

多麼想再更接近你一些,再更多瞭解你一點,但是我要如何突破重圍,讓你能夠看見我,就在你的眼前。

知道我們之間只有相遇之緣,沒有相守之份。我是多麼衷心盼望,能夠有那麼一天,

等到那一天,我再不在乎你,你的一切再不能漣漪我波心。而我心仍如當初,

遠遠地,靜靜地,深深地,祝福你。願你快樂。

廣告

風吹草動

際遇真是捉弄人。我一個土生土長的臺灣公民,從沒有在臺灣行使過我的公民投票權。臺灣大選的前一年我離開臺灣,以為一年後能回國共襄盛事,卻沒想到這一走就這麼走到現在。在異鄉念幾年書,工作幾年,公民證書八字都還沒一撇,卻先要為這個寄居多時的城市票選市長。

人命如草,政如風。風吹草動。


當一個勇敢的人

從今天起,要立志當一個勇敢的人。説該說的話,做該做的事,為過去承擔責任,為將來開拓希望。每一個當下都是機會。再也不要給自己任何機會後悔。


等待知音

有的時候我就在想,終其一生,我不過就是再等一個人。年輕的時候,我以為這個人的身分是個戀人,談了幾次戀愛。不,我在等的不是戀人。後來又以為,這個人也許會以一個朋友的身分出現,開始對朋友的期望增加,還是沒有所謂的那個人的存在。也許我在等的,是一個知音。會瞭解我,懂我,聽我說話,為我分析,一起感傷,互相安慰。

都快三十歲的熟女了,還在做夢。